皋月(⊙_⊙)

【六爻中元节特别篇】

赶时间写的抱歉!本来以为可以轻松写完的,但是我错了。

希望以后依然爱着六爻和鸣潜!


1.

还是凌晨时分,丝丝冷意在空中流连。

程潜抬头,却发现枕边人已不在自己的身边躺着,而是坐在了镜子前。

“小潜醒了?”掌门,也是他的大师兄听闻声响,回过头来笑着看着他,说道,“不算晚。“

”怎么了?”

“今天,七月十五。”严争鸣的头没有抬着,是低垂下去的,“中元节。该祭祖了。”

“确实。”程潜扶着酸疼的腰,从床上走下来,披上一件单薄外衣,走到了严争鸣身后。“大师兄,要我帮你梳头吗?”

“要,”严争鸣一把抓住白皙颀长的一双玉手,“但是花就免了。”程潜笑着感受着大师兄手掌传来的温度,拿起拉一旁的木梳。

淡淡的兰花香,人身上,梳子身上。

2.

“今年,也去忘忧谷?”程潜一手挽着严争鸣的手,另一只手帮他整理衣衫。

“是啊,带上纸钱还有水酒白肉,以及那些河灯,祭祖去。”“中元节会放鬼回人间,是吗?”严争鸣笑着看着对方,突然轻轻戳了一下对方的脑门,“这不是常识吗?”

“我就想,万一能见到师父师祖,就......”程潜低下头片刻,就笑着抬起来,“但是这么多年来确实不可行。”

“想师父了?”严争鸣的手掌抚摸着程潜美玉无瑕的脸颊一侧,盯着对方的瞳仁,像是在提问,却又不是在问程潜一般。答案早已知晓,双方心知肚明,“我也想。想死了。”

3.

到了忘忧谷,虽是御剑飞行,也是晚上了。不过正好,晚上鬼才要出来吧。

“大师兄,今年烧纸钱?”李筠和水坑都在问,“你不要又烧好多好多,师祖一个问鼎北冥的人,那里在乎你大把大把的破纸,师父也是个有节操的----”

被严争鸣瞪了回去,没有下半句。严掌门估计除了程潜说他败家,其他人评头论足一概是不悦的。

师父是个有志气有节操的人,那我们今年不如烧小鸡炖蘑菇?”李筠试探性的问道,程潜众人眼前立即浮现出了那副黄鼠狼的模样。一起都笑了。

“要是有志气,当年为何还要找一个有钱的开门弟子来养着门派?每天还要去拜见一下自己的大徒弟?”程潜笑着戳穿这句话,意思明显露骨,直指身边相遇自己现在牵手的严争鸣,“不过哎,确实也是个伟大的人。”

“今年就不烧那些玩意了吧?师父师祖想见到的,肯定是我们啊。”没想到一向顽皮无厘头的水坑一下道出了众人心声。

“是啊。”这样的赞同一下此起彼伏,就连韩渊派来护驾师妹的黑雕都突然说话了。是韩渊的声音。“就是啊,不如烧我们自己。”

“要是李筠有什么药水,不是变石头,可以把我们变成纸片,我们早把自己烧了。”严争鸣大笑起来,“不过这样确实可行。我们各自烧点什么代表自己的吧?师父师祖看了说不定更欣慰。”

严争鸣折了一把纸剑,上面还带着淡淡的兰花香。

程潜折了个纸铜钱。

李筠直接把自己一个连环锁给出去了。

水坑拔下了自己最艳丽的羽毛。

“我呢?我来不了啊!”韩渊有点急,透过那副鸟身在那边大喊。水坑直接过去,从那头雕上扯下一片大黑羽毛,也丢进了火里。

河灯放起来,浮在混黑的天空中。与星星融为一体了。它们带着五人各自的心思,就成了星星一般:

五人面对着天空,还有远处的扶摇山,三拜之后久久不能起身。

不知道鬼魂今日是否能够感知到这些心思的一二。

师父......

评论(1)
热度(118)
希望我的糖可以让你们心情愉悦
看置顶哦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