皋月💛🎮🏠💰

俺也想把我的赤安文出个本

但是我怕没人买qaq

大概是5w字的样子,所以我打算写完把Flipped的第一篇3w,再加上之前的星期天1w一起放进去。最新的坑是个神话pa1w+,留着本子特供

到时候会有宣图&试阅

想买的可以现在加群,到时候宣传后加也行

882879193

【名柯/全员】抽鬼牌(5-6)

番外太短了,我就一起放了,完结了!

为了写鬼牌还专门重新看nino玩鬼牌可没啥用

设定&规则   ç¬¬ä¸€åœºæ¯”èµ›  ç¬¬äºŒæ¬¡æ¯”èµ›  ç¬¬ä¸‰åœºæ¯”èµ›

4.1k   


5.

决定着谁会成为最终的最弱王的比赛,在极其紧张的氛围中拉开了序幕。

基德:平次......我觉得我们俩是不是有点......

平次:我也觉得......我们好像太多余了。

全场的目光现在都在另外两位参赛选手身上。

安室:哼,赤井,碰到我你就认输吧。

赤井:呵呵。

安室:你这样是瞧不起我吗?

赤井:不敢不敢。

安室:我敢打赌,最后输的绝对是你。

赤井:(跷二郎腿,并不在乎的样子)万一最后你输了,怎么说呢?

安室:(也跷二郎腿)呵,我是不会输的。

赤井:行吧。

其他所有人:???(这什么蜜汁对话)

基德:(再次想起了被猫哥堵在门口的恐惧)那个......

赤井:哦,怪盗基德,是吗。

安室:阻碍日本社会秩序的怪盗啊。

基德:(怂)行吧我不说话了......

赤井:下次再敢偷拍我,装成我或者我妹妹的样子,你就——

基德:不会的!哈哈哈哈(尬笑)

平次:基德你也有这么怂的时候啊哈哈哈哈。

场外的柯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最后的比赛开始之前,琴酒又问了一个问题。

琴酒:听说最近很多人看了M23后,觉得那位幕后凶手很像你们(赤安)的孩子?你们怎么是怎么想的呢?

安室:(生气)哪个和他生孩子!

赤井:主要是有人生不了……

安室:(怒目圆睁)你个FBI在说什么?啊?信不信我先现在就和你打一架!

赤井:(完全没有理身边那个已经挥起拳头的人)而且我们再怎么也不会有这么丑的孩子。

安室:你妹的根本就不会有孩子!

琴酒:可是至少作者说(而且她看见lof上有人也在说)她两次看电影的时候都有点觉得那个人有你作为冲矢昴时的眯眯眼,有安室的肤色,还是个警官——

安室:那种预备警官,而且对国家一点都不忠诚甚至想着炸国家的人(摩拳擦掌)要是放在我的剧场版里,我没把他当面打死就不错了。你再多说一句试试?

琴酒:(你他妈还敢威胁我)……

赤井:而且我也觉得,那种眯眯眼跟我这样眯眯眼天花板比起来,简直就……哎,算了不用我说,你们自己对比下我睁眼和他睁眼就知道了。美丑高下立分。

比赛终于开始了。

这次坐在A上的是赤井秀一,B是服部平次,C是安室透,D是怪盗基德。

基德:草,为什么我要做赤井旁边!我不想死!

琴酒:(笑眯眯,心里说搞死你个怪盗)主要是为了阻止另外两位参赛选手掐架。

基德:......

平次:哈哈哈哈哈。话说等等你们注意到了吗,除了安室以外,我们三个都是刚刚坐在C位上输的。

赤井:哦对哈。

基德:啊!是这样!

然后安室透就被其他三人齐齐盯住。

安室:我不信,我要逆转C位必输论!赤井biss!

赤井:我觉得还是你输比较正常。

安室:不!你输!

琴酒:请别掐架,比赛马上开始?(真不明白你俩都没挨着坐了居然还能打架)

比赛在这么多废话后终于正式开始了。

这次先拿到鬼牌的,究竟是谁呢?——

是平次!

大阪黑鸡黝黑的面庞上开始渗出了密密的汗水。

但是他伪装得还算不错,其他三人估计没有察觉。

很正常地一轮抽牌后,无事发生。现在场上安室的牌是最少的(所以他现在看起来十分得意)。

第二次抽牌开始了,轮到安室透抽平次的牌的时候,本来平次已经做好了踩shuffle的准备,正筹备着等安室透一抽完就踩,谁知——

安室透居然抽走了鬼牌。

平次:......

安室:.......

但是作为90亿男神他,现在表现得非常淡定,你从那张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

不愧是拐跑柯南去拯救日本的男人。

但是就是这么一位厉害的男人,他的宿敌好像却总是能发现那微小的破绽。

赤井:喂,安室,你是不是抽到鬼牌了?

安室:(背后一凉)没有。

本来以为赤井要继续问下去,安室透已经开始编织谎话,调动脸部细胞准备开始反拷问模式,结果——

赤井秀一居然又不问了。

行吧。

于是鬼牌接着又进行了一轮。

在赤井抽完牌的那一瞬间,安室透踩下了shuffle。

基德:哎,该来的还是来了啊。

骰子上面显示的是,A和C交换卡牌。

安室开始窃笑,这把坑赤井简直是天助我也!

赤井就这样看着安室得意地笑,从他手里接过了牌。一看,果然有鬼牌。

赤井:(果然有鬼牌......我刚刚就猜到了)

比赛继续。

平次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反正之后一直没有等到shuffle,他就走了。

平次一走,赤井赶紧踩下了shuffle。

基德:我懂了,你是把shuffle留下来专门坑我的是吧?

赤井:怎么,你有意见?

基德:不敢不敢......

结果骰子上显示的是,顺时针一位交换。

没坑到基德,但是鬼牌再次回到了安室透手上。

安室透这时候也不掩饰了,直接就怒吼了出来:草!

现在shuffle也没有了。太惨了。

基德第二个退了比赛,现在场上只剩下了一&零。

安室:这就是,宿命中注定的对决吗。

场外。

琴酒:场内剩下的两位比赛选手请暂停一下。

赤安:??

琴酒:作者说,应读者邀请,特别请来了警校五人组的其他四人来现场加油助威。

作者:对,苍苍建议的~

安室:哇!景!松田!研二!伊达!

这四个人:哟,零,你这次手气看来也不好啊。

安室:......还不是怪你们把我送进决赛。

四人:没事,你在这里干死对面的FBI就行。

安室:(斗志上扬)好!

赤井:......


两人开始了鏖战。

赤井:安室,你手上的鬼牌,究竟是这张,还是这张呢?

他的手指在两张纸牌上都有短暂停留,这样给了他充足的时间来观察安室透的表情。

但是坐在他面前的这位公安精英,也不是盖的。

赤井秀一刚刚能猜出安室透拿到鬼牌可能多靠的还是第六感,可是在这种紧急关头,不能盲目相信第六感。

“是这一张吧?”

安室透笑嘻嘻地什么也没说。

“这一张我觉得不像是鬼牌。”

赤井:呵呵。

安室:那你能告诉我,不是鬼牌的那一张,号码是多少呢?

(此时安室正握着鬼牌,但是赤井毫不迟疑地回答出来了)

赤井:4号,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此处参照20130404末子组鬼牌决斗)

安室透还是保持着微笑。但是估计心里全是骂赤井mmp。

赤井:你别以为你脸上在笑我就不知道你心里其实在骂我。

安室:那又咋样呢(mmp)

赤井:安室透,其实......我......

安室:你想说啥?不要学刚刚柯南和基德那样,我不会上当的。

赤井:不,我是真的觉得,要是你实在不想当最后的最弱王,我......

安室:别给我来这一套,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赤井:.......

安室:来,快点选。利索点。

赤井:你想让我选哪张我就选哪张。

安室:???有病吧你,那你选左边的。

赤井:(手真的就放在了左边那张牌上)好,那我——

安室:啊别!你为什么这么信任我!

赤井:那就是说,左边就是鬼牌了?

安室:不是,我的意思是——


琴酒:CUT!!!

伏特加:CUT!!!本节目时间用完了!!!

赤安:纳尼???

琴酒:啊,是这样的,因为本节目时间有限(不,是作者不忍心分出胜负)......反正你们一起输了。(作者说要输一起输才是新世纪好cp)

安室:哈?琴酒你给我滚过来我不打死你(为了争出胜负连琴酒都敢直接杠了),什么叫比赛就结束了,还有那个作者你也是,过来——

赤井:......

作者:我去吃饭了呜呜吃完饭该关电脑了,不写了不写了,写不下去了233


6.

在赤安两人联手把酒厂给端了之后,比赛差不多就结束了。

老琴走好,你太难了。(琴酒:mmp还不是因为你不写结局)

作者:(推推眼镜表示事情其实还有转折)其实嘛......

安室:怎么,要我和赤井秀一继续比吗?我可以!

作者:不不不,透子你想多了。我是答应了读者,把你之前输的那一次录像给放出来。

安室:我看你这个作者还是赶紧滚比较好。

作者:(怂)别别别,我们,我们就放你们警校同学对决的那一次就行,不放弃其他的了——

(说着就开始打字)


在之前的另一个比赛场所,有场比赛正在进行着。

这次的参赛选手们分别是松田(A)、萩原(B)、降谷(C)和诸伏(D)。

警察专场的主持人则是来自日本公安的黑田兵卫和来自FBI的詹姆斯。

黑田:我怀疑作者是故意这么分配的。一点都不随机。

詹姆斯:我也觉得。这很不公平。

(作者:那我还把高木佐藤白鸟目暮给分到了一组呢)

黑田:话说为什么我俩是这个场的主持人?而且这边为什么突然来了个FBI的人?我们这边比赛的都是日本公安。(五人组+长野县三人组+高木佐藤目暮白鸟由美.......)

作者:黑田你是因为RUM候选人我才让你当的(虽然大家都知道你是红方,甚至有可能是透子岳父),詹姆斯是因为.......(没错,作者站詹黑论)总的来说就是黑方适合当主持人!(误)

詹姆斯:我太难了。

场内。

降谷:我觉得作者一定在针对我们。

(作者:你说对了。)

萩原:也还好啦。其实我还挺希望我们几个坐在一起玩鬼牌的。

松田:就是这里只能坐四个人,可惜伊达航那家伙不能一起来......

景光:我也好奇我哥哥他们那边会是怎么样的。好想看啊.......

(作者:景光小天使你别说了,你再说下去我估计我还得被评论区问“我想看孔明”“我想看高木佐藤”,我不想写了啊啊啊QAQ)

比赛开始。

松田和萩原在客串发牌的x感荷官贝尔摩德还在发牌的时候,就对上了眼神。

不用多说,他们好像已经组成了统一的展现。

降谷是个老实人,他可能还没意识到自己作为四人里最聪明的已经被针对了,甚至没想去和景光联手。

发完牌后,场外的人都可以看到,第一个拿到鬼牌的是萩原。

萩原和松田靠着在桌子下互相踢了一脚,互通了这个情报。然而另外两人还是没有察觉。

在降谷零抽萩原的牌的时候,松田故意开始打岔。

“我觉得零你抽中间的比较好。”

降谷:不是,我抽牌你说啥呢?

松田:没没没,给个建议。我靠直觉在提醒你......

降谷:你难道是说我本来要抽的那张,难道是鬼牌?

萩原:喂,松田你该不会你的那个角度能看得到我的牌吧?把情报泄露给零这也太狡猾了啊!裁判,我举报松田——

黑田:我觉得从那个角度看不到的你的牌。举报无效。但是松田你注意少说点话。

松田:好。

因为松田突然出现的搅局,降谷零一下不知道该抽哪张牌了。

他平息了一下心情,真的信了松田,抽了中间那张牌。

结果一看,鬼牌。

这下降谷零也没多考虑抽到鬼牌后要稳定脸色,不能暴露自己这件事了,直接一个起身,向两人大吼,“你们玩我呢!”

松田:我没有,我刚刚只是真的靠着第六感,在给你真诚的建议。没想到你真的还采纳了。

萩原:我也没有,我刚刚明明还在举报松田。

松田、萩原:我们肯定没有联手搞你!

降谷:我信你们个鬼。你们给我都等着,一比赛完我就跟你们打一架。

景光: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好好笑啊。

场外一人孤独的伊达航:你们搞零不带我,太气了。(作者:等等,什么叫搞零???大雾)

降谷零也不会闲着,马上就地踩下了shuffle。

结果骰子上出现的是:B和D交换。

降谷:......我懂了,作者就是想让我输。

(作者:对啊,你现在不输等会儿怎么去找赤井决战呢。【狗头 jpg.】)

萩原、松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这俩货还先走了。

剩下降谷和景光俩青梅竹马开始决战。

降谷:景......

景光:哎,我们就别玩那些虚的了,直接抽吧。

降谷:要是你去决赛那边,我觉得我可能会自责。

景光:为什么?

降谷:上一次你为了我......(突然回忆主线)

观众:作者你干嘛突然发刀!去死吧!

作者:但是我实在想不出来他能怎么输了。这,这......

(我真的为了让透子输也绞尽脑汁了!!!)

好吧,然后你们都知道,透子输了。

我真的写不出来了155551


【赤安】Flipped(23)

明天有事今天提前发了吧

这章算是也在集中发糖。因为现在还是卧底篇,所以称呼依然采用莱伊x波本(看的时候后半部分可能有点尬)

大家看完后估计都看得出来赤老师这次做错事了2333至少在我的三观里看来,那样做确实不好。下一章安排赤井洗白!不然就ooc了

4k(我好久没一次更新这么多了QwQ,后天还有4k的鬼牌)

前文看合集(22不能放合集)


23.

熹微晨光尚未照进房间,一片漆黑之中,突然有了些许声响。

波本一向觉浅,被这么一惊动,马上就睁开了眼睛。虽然房间里没有开灯,但是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在穿衣服——他甚至还能隐约看到莱伊背上的抓痕,那是几个小时前被他亲手抓出来的。

“起得这么早?”

“我不像你昨天才来,我今早上就要和苏格兰一起离开大阪。”莱伊把皮带扣紧,“回到东京去交代任务。”

“行吧......现在几点?”

“才四点十七。”

“现在这也太早了吧?”

“没办法,我得比苏格兰早起床,先去本来的酒店找他汇合,然后再和他一起坐车走......”莱伊套上了自己的T恤,然后走到了波本身边,坐在了床沿上。他调亮了床头的灯光。

灯光亮起来的那一瞬间,他们又看到了彼此熟悉的脸庞。

“早安啊,赤井太太。”

“我才不是什么太太啊!你个混蛋,给我赶紧走——”波本笑着,随手抓起身边一个枕头就拍向莱伊,像是要把他赶走,但是另一只手却下意识地还攥着莱伊地衣服边角。

莱伊确实也没走,他俯下身来,吻了一下波本的侧脸,就像小鸟啄苹果一样。

“我刚刚计算了一下,以这个酒店的位置,好像也不需要我那么早就出发。”

波本哭笑不得。

“反正都是夫夫了,我们趁有时间,再多做点夫夫之间的事,怎么样?”

波本嘴上一边说着“还做啊,你真是不会感觉到累”,一边把被窝给莱伊打开了。


三天后,东京,警察厅警备企划课。

“降谷君,卧底任务辛苦了。”黑田兵卫仔细翻完波本刚刚上交的报告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看来你们三个卧底都很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啊。”

“承蒙夸奖。”波本难得换回西装的打扮,戴上了有自己名字的名牌。

黑田兵卫推了推眼镜,说起了另一件事情:“最近,经过上层商议,决定给你升职。”

“真的吗!这实在是太好了!”波本的眼里藏不住兴奋,要是没记错的话,升职后他的职位就和莱伊是一样的了。这么快就赶上了比他早三年开始工作的莱伊,波本很激动。

不过,这个速度比他想象中还是快了不少啊。可以说,简直快得不太正常。

自己也没有立什么大功,最近完成的任务都是和莱伊或者苏格兰两两一起完成的。但是为什么就他晋升这么快呢?

抱着激动与疑惑,波本没有再说话。现在或许不是个适合显露内心的好时候。

“然后,我们给你派了一位下属。从今以后,你和警察厅的联络都交给他。而且他随时听候你的差遣。官职的话,他现在是警部补,比你低两级,但你们都是属于zero的人。喂,进来吧,风见。”

办公室外果然有人闻声敲门。

“失礼了。在下风见裕也。降谷先生,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哪里哪里,我才是邀请您多多关照。”波本仔细打量着进来的那个汉子,“看长相,您该不会比我还大吧?按辈分我可不敢当上司。”

黑田兵卫笑了一声。

“别这样,他也就比你大了一岁。可入职却比你还晚了三年。不用有疑虑的。”

风见也马上附和道:“是啊是啊,我可不比精英降谷先生。您是高中毕业直接加入警校,警校短暂十个月学习毕业后就直接进入警备企划课的天才啊!我是大学毕业才当警察的,工作经验还远远没有您丰富呢!”

波本就看着自己的新部下这么吹自己,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行了,那降谷君你就和风见去一起交谈一下工作吧。我先去开会了。”

“长官慢走。”

等黑田走后,波本也和风见逐渐把话说开了。

“我一直觉得降谷先生是个奇迹啊。”

“哎,我没有那么厉害啦......”

“才25岁就可以做到这地步,而且还在极其危险的组织卧底了那么长时间,为我们提供了那么多有效可靠的情报,实在是太厉害了!”

波本稍微回想了一下自己平常和莱伊一起是怎么获取情报的,不仅尬笑了几声。

“那个啊......哈哈哈,真的没什么了不起的。”

“怎么会!”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和另外一位卧底每次都是靠伪装打P......)

“不过,你刚刚有一点说错了啊。那些情报都是我和其他两位警察一起......”波本吸了一下鼻子,继续回忆和苏格兰以及莱伊一起在琴酒眼皮子底下卧底的时光。

“我知道!但是根据莱伊,也就是那位赤井警官的报告来看,您是主要的——”

“什么?!我不是!”

波本终于知道为什么不对劲了。他好像也隐约知道了为什么自己晋升这么快了。

“莱伊,不,秀一他都写了什么?”

风见被波本突然情绪的转变给稍微吓到了:“啊,没有,没有什么,不就是说.......”

“莱伊,他写了什么?说!”

风见突然觉得自己的新上司可能有点情绪不稳定或者精分。

“我也没有权限看全文,但是每次开会的时候,听到的都是,赤井前辈的报告里会写,这项工作主要是您完成的,他只是辅助了一下,并且我们都听到了那个报告里,赤井前辈——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他也是您的前辈对吧——他毫不吝惜地夸赞降谷君你工作认真,而且......”

“工作认真个屁啊!”波本一下炸毛,“哎,不是说我工作不认真,我只是想说......”

风见:......

“我明明不是完成卧底工作的主导。我们三个基本上都是一起完成的。我的报告里应该有写的很清楚,我做了哪些部分,赤井怎么会那么写我呢?”

“可能是因为之前赤井前辈的级别比您高,会议上都优先选取他的报告吧。”风见小心翼翼地回答道。但是他还是搞不明白,为什么降谷前辈对这件事这么在意。前辈故意让功劳给自己还夸赞自己,这不是大好事吗?谁会跟好处过不去?

“靠,那个混蛋!我就说我为什么能升职这么快,原来是他——”

(风见:啊咧,降谷前辈你居然私下会这么说自己的前辈?说他混蛋?)

“话说,今天赤井是不是也要回来汇报工作。”

“哦,哦,是的!是在下午两点。现在才一点。”

“风见,你今天没什么重要的工作吧?我的意思是,现在就这段时间.......”

“现在是吃饭时间,而且我今天确实也没有要紧的工作。”

“来!走!我先请你吃个饭,等会儿你就等着看看我如何去找赤井理论!”

风见:???

(这位新上司怎么和传闻中不一样,而且还好执着的亚子)


“风见,你看见刚刚那个了吗.......”

“看见哪个?”风见被波本拉着,一起站在大厅的柱子后面,就像做贼似的。

明明刚刚降谷先生还拉着我说要光明正大地找赤井前辈理论报告的事,怎么一进大厅看到赤井前辈后,降谷先生就,躲起来了?

波本眼睛不断往两点钟方向瞟,充满了警觉,“哎呀,就是那个人,站在赤井身边的那个人——”

风见推了推眼镜,仔细看了看,但是没觉得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任人物。

“那位不是,赤井前辈的直系下属,他的专属接头人吗?”

波本听完这句话就不乐意了。赤井也有直系下属,为什么他一直都不知道!

而且现在他越看那位赤井的下属的脸,就越觉得熟悉。

“风见,那个人叫什么?”

“哦,看来你们之前不认识啊。也难怪,您和赤井前辈都不怎么回来,想必都不怎么认识这边的警察.......”风见向波本介绍起来,“而且说来巧了,我们警察厅都喜欢叫神谷,也就是那位赤井前辈的下属——小降谷。”

波本:???(mmp)

“因为降谷先生你在警察厅简直就是传奇的存在啊,很多女警官都很喜欢你,自称是你的粉丝。”风见其实一直以来就很仰慕波本的各种成绩,能成为他的下属对风见来说,简直就是上天最好的恩赐。他对波本从警校开始的各类奖项烂熟于心,“然后在你去卧底的那段时间,女警官们因为经常见不到你,就把她们的目光投向了神谷君。

您不觉得神谷君真的长得很像您吗?”

波本被这么一提醒,一下就反应过来了。敢情像他自己啊!

发型,脸型是挺像的。当然那位神谷是个完完全全的日本血统,肯定没有他的黑皮金发。除此之外,可以说确实是神似了。

我去,赤井那个混蛋......波本在心里暗暗咒骂道,一直不告诉他有这样一个下属,难道是——

“莱伊!你给我过来!”

风见还在愣着,波本已经从柱子后冲了出去。

估计冲出去的同时内心还在骂某人负心汉。

莱伊看见波本突然出现,被小小地吓了一跳:“波本,不,零?你还在警察厅?”

“你给我过来!”波本冲上去,在众目睽睽之下就拽下莱伊的衣领,把他扯到一边人少的地方。

莱伊不知所措,但是只能乖乖被波本牵着走。

终于到了一个没什么人的地方,波本直接把莱伊给按在墙上,实行了“壁咚”。

莱伊:???

“莱伊,我问你——”

“亲爱的,在壁咚我之前,你就没想过你的身高可能不够吗?”因为四下无人,莱伊直接叫了一声“亲爱的”。波本听完,感觉就像被戳到痛处一样,往后退了步,还把头转了过去。

“你,你别转移话题。”波本估计是脸红了,但是他还是很执着于刚刚那个问题,“你,刚刚和你在一起说话的人是谁?”

明知故问。

莱伊哭笑不得:“之前一直没找到机会给你介绍。那是我的直属下属,神谷君。”

“你不觉得他长得——”

“我知道他长得像你啊。但是这是上面安排的下属,我难道还能说不?”莱伊笑着伸出手,拍了拍波本的肩膀,“难不成你还怀疑是我自己要求的?”

“我可没想那么多!”波本还是打死不认,非要嘴硬。明明刚刚都激动成那个样子了,可是还非说自己没有想多,“我还不清楚警察的规定吗?笑话。”

“那,你还有什么事吗,零?”

可是波本又半天不说话。似乎还在为神谷的事而不开心。

莱伊叹了口气,往前走了半步,一把把波本抱进了怀里:

“没有及时告诉你这件事,抱歉啊。”

“.......”

“别太多虑了,我喜欢的人一直都是你。长得像你的人不行,脾气像你的人也不行。不是你这个人就不行。”

波本发现别过头去还是能通过余光瞥见莱伊,于是直接把头低了下去。

“哼。”就会花言巧语。

不过,只会对我花言巧语的话,那还不错......

波本一下联想到了莱伊平常对别人的那副高冷脸,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

莱伊没有问他在笑什么,只是默默地抱着他,一直抱着。

“哦对了,零,恭喜今天升职——”

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一听到这句话,波本就想起自己这次来找莱伊算账的真正目的了。他猛然抬头,再次揪住莱伊的衣领,恶狠狠地质问他:

“说,你的报告为什么乱写!”

“?”

“你为什么要故意把功劳让给我!喂,我是那种需要你让功劳给我的人吗?!”

“我.......”

“虽然我平常是说过,很想追上你的脚步。我这么多年也一直都在努力追随你的脚步,和你成为一样优秀的人,但是!你不要,不要故意把你的功劳让给我。我想靠自己,一步步地......”波本把脑袋顶在莱伊的胸前,忍着快要流出来的泪,说出了自己心里的话。

“零......”

“我不需要这样的帮助!”

莱伊用手轻轻拍着波本的脊背,向他道歉:“对不起,零,我当时也许只是太想.......”

太想,让大家都知道你的优秀了。


【二哈白猫】cp25之旅

没想到吧!我皋月居然回来写二哈了!

之前在和宿宿说cp25的事情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个段子。很想写下来。要是他们真的被传送到了现代参加cp25会怎么样的故事。这篇非常沙雕!2k

这神奇的传送他们的力量就是我们年糕精的执念。

以后我也会偶尔写点二哈or余污的~



楚晚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好像上一秒还在和墨燃一起在市集上散步,但是下一秒走着走着,自己就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这场所在室内,很亮堂。人也很多。

但是很显然,楚晚宁并不知道这里的人都在干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里会这么热闹……而且他放眼一望,看到的东西都是那么地陌生......

“墨燃,你看我们头顶上那块布,都写着什么——‘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专区’......”

结果他直接听到了三个回答。

“师尊,我也不知道啊。”

“本座也看不懂这什么鬼东西。”

“哎,晚宁,那上面还写着年糕精......年糕精不就是我们......”

楚晚宁顿时石化。

为什么,刚刚还只有一个墨燃,现在却突然冒出了三个墨燃?

而且自己的手里何时多了三根绳子......

这看起来就很像,遛狗???

一遛还是三只。这工作量貌似有点大。

而且不知为何,似乎是为了帮楚晚宁能很好地分辨出他们分别是哪个墨燃,这三人现在穿的衣服上都写着几个大字(只有楚晚宁才看得见的字):

【1.0  å¢¨ç‡ƒã€‘【0.5 è¸ä»™å›ã€‘【2.0 å¢¨å¾®é›¨/墨宗师】

楚晚宁:......

行吧,直接喊小墨大墨大大墨得了。

“靠,墨宗师你怎么也在!”

“我还想问你呢,还有,为什么除了我们以外还有个墨燃也在这——”

三只狗子齐齐望向楚晚宁。

“师尊!我们这是怎么了?”

楚晚宁此时还在端详此地的地形和往来人群。

然而,他好像还是不清楚这是哪里。

不过就像有谁在暗中帮助他们一般,关于现代的知识也在源源不断地注入他们的脑海。

“这里是......”墨宗师皱皱眉,“cp25?”

楚晚宁也是刚刚接收完关于这方面的知识,不仅一声长吁:

“同人......漫展......二哈白猫.......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1.0满脸都写着不高兴:“我可不想待在这里,我想回去!我们现在手上这个到底是什么东西?一按这个小圆点就可以发光的盒子——啊,我知道了,这东西叫做手机。”

“好像对我们有很大用处。”楚晚宁端详着自己手上突然出现的手机,似乎还在为如何解屏苦恼。不过那股神奇的力量马上就告诉了他“如何正确使用手机”。

“这股神奇的力量,到底是何方神圣?把我们召唤到这个,这个cp25来是有何贵干?”2.0是个勤学好问的好学生,和他的老师一样现在还在思考着“我是谁,我在哪,我该干什么”的人生哲理,可是一旁的0.5就不一样了。

“啊!本座知道了!这里在卖本座和晚宁的se图!”

楚晚宁:??!!

2.0:???!!!

1.0:哦。

可能是因为信息传输也分快慢,踏仙君就成了最早知道这个cp25是干什么的地方,然后还没等剩下四人反应过来,踏仙君撒开脚丫子就往摊位上跑。

楚晚宁的牵狗绳拉都拉不住。

“喂,你!对,就是你!赶紧把你们这边关于楚晚宁的se图全部给我!”

守摊位的小姐姐抬起眼皮望了他一眼,没有直接给se图,而是另外说了两个字:

“订阅。”

“啥子鬼,什么订阅,哎呀本座叫你给我你还不给是吧——”

踏仙君正想打人,就被楚晚宁一把牵住了。(用牵狗绳)

小姐姐很不开心,觉得自己碰见了一个白p。

“没有订阅还想领无料?滚。”

墨宗师只好走上前,拿出手机,打开一个绿油油的app,点出上面的VIP服务,给那个小姐姐看:“要是我没记错的话,订阅就是这个吧?你看,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全文订阅,并且还投雷了1000r。”

小姐姐一看面前这位英俊潇洒的男子虽然长得和刚刚那个没有礼貌的傻逼一模一样,但是这教养这态度简直完全不同!她很高兴地把所有的无料全部都递给了墨宗师。

“这是葵太太画的明信片,然后这是宿太太画的明信片,这个呢又是......”

毕竟对方是个看耽美还喜欢二哈的帅哥,那肯定是好好解释一番的。

楚晚宁本来也在一旁看,等他看到那位小姐姐手上的图突然翻到了一张......

se图。

楚晚宁:......(不是我,这不是我)

0.5:看!是我!哈哈哈哈怎么se图的主角都是我?你个墨宗师你一张se图都不配拥有!

墨宗师和踏仙君又差点掐架。幸好楚晚宁狗绳捏得紧。

1.0:哎关我什么事,我想要师妹的无料。等等,我好像看见了薛萌萌的图,我的天哈哈哈哈,薛蒙也太矮了吧这看起来哈哈哈哈哈——(丧心病狂的大笑)

守摊位的小姐姐:???你们,难道是......

楚晚宁:姑娘,啊,不对,好像在这个时代应该喊小姐姐。好吧,小姐姐,谢谢你给我们这些,无,无料(依然不敢正眼看自己的se图)

小姐姐:你们穿得这么古风,难道是cos二哈的coser吗?哇你们真的是我见过cos的最像的一组了!这个楚晚宁也太仙了!这个踏仙君真的一点都不ooc!而且好难得找了三个一模一样的三胞胎来扮1.0,2.0和0.5!你们各自都演得好好!

楚晚宁:不,其实我们就是......

2.0:谢谢姑娘~

0.5:你夸我帅是吧,好的,本座收下你的夸奖了哈哈哈哈!

1.0:麻烦能告诉我有没有师妹的无料?

小姐姐内心os:我的妈这是什么神仙c团!我流泪了这也太棒了吧简直就是燃晚再世——

楚晚宁:还有一个问题,小姐姐能告诉我吗?

小姐姐:您说!

楚晚宁:那个,就是写着“欢迎年糕精回家”的海报是什么意思啊?

小姐姐:我们二哈圈第一次在cp上获得姓名啊!真的是太难得了,年糕精女孩疯狂为燃晚美丽爱情流泪!

楚晚宁:燃晚,是......

小姐姐:墨燃和楚晚宁啊!

楚晚宁:(脸红)

【名柯/全员】抽鬼牌(4)

2k,下一次更新就是赤安专场了!这次是京园

设定&规则   ç¬¬ä¸€åœºæ¯”èµ›  ç¬¬äºŒæ¬¡æ¯”èµ›



4.

第三局比赛开始了。

园子坐在了A座位上,她的男友京极真坐在了B座位上,赤井秀一坐在了C上,而毛利小五郎好像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坐在D的座位上连打哈欠。

场外:

琴酒:这局大家觉得谁会输呢?

众人:我们想说智商看起来最低的园子会输,但是好像这么两局下来,最不可能输的人反而会输......(一起把目光投向还没有自觉的赤老师)而且,前两局输的人都坐在C位,现在他也是......(但是这时候,围观选手里面出现了两个不和谐的声音)

世良:大哥!可别真的输了啊!

基德:千万别把赤井秀一安排到决赛,我可不想面对他。

柯南:咋了,你看见他就想叫爸爸?(p.s cv是一个人)

平次:那我快点祈求赤井输,嘿嘿。

基德:???人性呢?

平次:上一场你有过人性嘛?

基德:......

场内。

第一个拿到鬼牌的,正是M23的超人男主,京极真。

然而比较木讷的京极真在拿到鬼牌后居然凭借着木讷的性格,硬是没有把惊讶表现出来。

现在轮到他抽园子的牌。

园子:阿真,我这里面没有鬼牌,放心抽哦。

(场外一致想起了刚刚和叶对平次的骗局。)

京极真:好。(真的很爽快地就抽了一张)哦,还是个对子!谢谢你啊园子。

然后是赤井抽京极真的牌。

京极真现在就居然表现得很自然,把鬼牌放在了从左往右的倒数第二张,大方地让赤井抽。

琴酒:看来木讷的人在玩这个游戏的时候还是有点优势啊。

然而赤井秀一恰好抽走的是旁边的那一张。

京极真没有叹气,自然地摸了一下头上的创可贴。

园子:(阿真果然又在想我啊,好幸福)

接着再轮到毛利小五郎骂骂咧咧地,一边抱怨着游戏麻烦,一边抽走了一张赤井手上的卡。

第一局相安无事。

又过了几局,好像都挺平安的。大家逐渐开始觉得京极真拿着鬼牌真没意思,一点风浪都没有的时候,突然,shuffle响了。

看来京极真最后还是忍不住踩了shuffle啊。

骰子从天而降,掉了下来,慢慢滚动之后,最后向上的那一面居然是——

逆时针一位交换。

京极真瞬间觉得自己害了园子,简直懊悔地不得了。

阿真:园子!抱歉!

园子:哎,哎,怎么了?

阿真:我我我,是我拿着鬼牌,但我踩了shuffle,现在才害你......

园子:(一脸惊讶)???

场外:哇哦。原来还有这种自爆!(然后大家一起又看向平次和和叶,好像在向他们说:看看,情侣之间相互的真诚呢?)

平次:(黑鸡脸红 jpg.)

和叶:(不知道你们在看什么,我和黑鸡又不是那啥......)

基德、柯南:哈哈哈哈哈

游戏继续进行。但是现在这个游戏貌似还是很平静。

直到......

京极真在抽园子的牌的时候,居然又把鬼牌给抽了回来。

阿真:我刚刚在牌上用指甲掐了一个不怎么明显的记号,我现在把它抽回来了——对不起啊园子,我不能害你进决赛,实在不行还是我去决赛吧!

园子:阿真~我好感动!但是我也......

赤井:别忘了还有可能是我最后拿到鬼牌啊......

毛利小五郎:你们这些小年轻真是......恋爱的酸臭味真的臊得慌......

京极真:园子,你不用管我,我心已决——

园子:阿真!果然你真的好棒啊——我爱你!

阿真:园子!我也......

场外:喂喂喂!裁判,我举报!这狗粮甜度超标了!才吃了M23的狗粮我们为什么在这里还要吃!狗也是有狗权的!

琴酒、伏特加:没事,就当是上一回没吃到的狗粮一起在这一回补上了。

平次:......

然后毛利大叔凭借难得的好运气,居然第一个脱身。随后又是园子大小姐。

现在场上只剩下了两个人,京极真和赤井秀一。

两个在柯学世界里都算是战斗力前几的真·ç”·äººã€‚

赤井:......

京极真:来吧,我还有两张牌,你随便抽。我反正都认命了。

赤井:行吧,我也干脆赌一把吧。

然后赤井秀一很快速地抽走了后面的那张卡,但是——

是鬼牌!

现在场面又变成了京极真来抽赤井秀一的牌。

赤井:来吧,这次换你。来抽一张吧。

京极真深呼一口气,然后迅速抽了一张卡——

太好了!不是鬼牌!

对,你们没有看错,果然是赤井输了。

很简单地,没有什么纠结地,甚至没有任何波折地输了。

世良:(惊恐)大哥,怎么你也被毒奶影响了啊?

基德:mmp,我能现在逃走不参加决赛吗?(再次回想起了被赤井秀一堵在厕所的恐惧)

赤井:......我可能只是单纯手气不好而已。

神秘人:怎么,你也只是单纯手气不好吗,FBI?

赤井:(正色)果然是你啊。安、室、透。


琴酒:是来自另一边比赛决选出来的那位参赛选手!他,他登场了!

伏特加:等等,我还没介绍他出来,他咋这么激动就自己出来了!

观众:\安室透/\安室透/\安室透/!!!透子透子你终于出来了!

安室透:巧了,我也是警察那边比赛里手气最不好的那一个。我来参加最弱王决赛了。

赤井:彼此彼此,我们五五开。

柯南:呵呵,这也能·å«äº”五开啊。

基德、平次:妈的,决赛阵容好强。

琴酒:我们刚刚看了一下资料,因为柯南世界里出现的高人气和主要角色的警察太多,所以专门设立了警察的鬼牌比赛,好分散人流。安室透呢,是因为比赛的时候没有玩过队友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的夹击,然后不忍心让诸伏景光输,所以就......(所以安室透其实不是手气不好,只是心肠太软)

赤井:emmm这样啊。

安室透:给我闭嘴!我就是手气不好!

观众:哇,居然在输掉比赛上都想和赤老师用同一个借口耶~

安室透:......我没有!

赤井:别挣扎了,我也看出来了。

安室透:阿卡伊!给老子回家跪搓衣板!


作者:太好了我终于把故事扯回赤安身上了,yes。


【警校组/科普】关于日本警校那些事

把关于日本警校的知识给大家总结一下 @sinlelouch  @桑榆非晚 QWQ,就是有点多

我写警校篇的文的时候最依赖的资料是这一篇:

日本警察任职资格教育与中国警校招录培养体制改革比较研究

这一篇有作息时间表和活动安排,真的超级有用。

写警校文的朋友们可以收藏一下这篇。

1.入校即入警。

入警校前的考试相当于公务员考试。考的是面试笔试,也就是I类考试。之后还有体能考试作为II类考试,进了警校就可以合法配枪了。警校毕业还会有III类测验。

相关论文:(其他论文里都包含得有)

2.新警有两类。

高中毕业生读10个月(也有说一年的),大学毕业生读6个月。

在学习完后都会进行实习。实习的时间有说两类新警都实习一年。但是我觉得比较可信的是,大学毕业生实习一年,短期大学毕业生实习2-3年,高中毕业生实习4年。(大学毕业因为文凭肯定要占优势一点)

但是上面这个实习时间说的是担任巡查的实习时间。所以大家可以区别看待,自行查证。

相关论文:日本新警教育培训体制探析

最新编排】日本警视厅和警察制度简明

3.警校学的科目和活动都很多样。

有说要学法律,警察须知,心理学,社会学,文学(?)的。

警视厅警察学校每年夏天和冬天都会举行一次术科大会。所谓“术科”,是柔道、剑道、合气道、逮捕术、射击等活动的统称,以此磨炼必要的体力、气力和实战能力。一般来说,男警察训练柔道、剑道,女警察则选择训练合气道等课程。

甚至还有计算机学习,逮捕术,用枪......每个月还有各种活动(马拉松大会,足球比赛等等)

相关论文:各国警察招录与警校招生机制

别具特色的日本警视厅警察学校

论日本警察职业资格教育理念——对日本警察大学校教育活动安排的解读

4.关于升职、有哪些官职、警察体系

相关论文:

日本警察知识大全(这个很长但是很全,结合了柯南里的人物)

日本警察机构设置与中国警务管理体制改革思考(有详细的关系图,但是需要付费)

日本警察教育的借鉴与启示

我对日本警察等级制度的了解

这个我懒得打字了,请自行看论文。

反正以柯南里透子22岁进入警校,29就身居这种位置的经历来看,73又在自己开创柯学......


【赤安】Flipped(22)

这篇估计是全文最甜的一篇

3.5k   å‰æ–‡çœ‹åˆé›†   æœ‰ä¸ªåˆ«æ¢—源微博

我很佩服我自己如何在华莱士里写文

能想出这样的剧情(还是赤老师牛逼!)


但是因为有c,我也不想一直补链接,

所以你们有三种阅读方式:

1.看小号 @这是皋月的小号 ï¼ˆç•™çš„ao3链接)

小号的文应该是最近第一篇,也可以去合集里找

小号尽量别点红心蓝手(怕屏蔽),在这里点就ok

评论也尽量留在这里吧

2.直接在ao3搜Isasasasabella

3.实在懒的,你可以随时关注本文评论区有没有链接

链接没了我会慢慢地补


看完后可能你们觉得Flipped要完结了)可是

我怎么可能让它就这样完结嘛~嘿嘿

【名柯/全员】抽鬼牌(3)

我又水更新了嘿嘿!这次主平和,微量快新。

2.6k。设定&规则   ç¬¬ä¸€åœºæ¯”èµ›


3.

第三局比赛开始了。

坐在C位上的服部平次因为受到了来自前一轮游戏两位选手的“殷切祝福”,此时有点坐立难安,并在心里筹划着如何把柯南给整一顿。

A位的世良真纯很开心地看着自己手上的牌,似乎手气还不错,剩下的牌是所有人里最少的。B位的和叶好像就没有那么好的手气了,经过凑对子后还剩了一堆牌在手上。再看D位的阿笠博士,一副总是笑呵呵的脸貌似没有什么变化。

平次警惕地环视四周,想找出到底是谁拿到了鬼牌,可是他却分辨不出来了。没有人像上一场的小兰一样,一拿到牌就暴露了自己。

比赛开始了。和叶先抽世良的牌,她犹豫了一下,选了最中间的那张牌后发现是有惊无险,顺便还凑成了一个对子。和叶的脸色稍有缓和。

现在是平次抽和叶的牌。

场外。

琴酒:各位观战的选手们觉得,这场到底是谁会输呢?

很多人:和叶吧,她周围的三人智商都挺高的。

基德:哼,我还是要毒奶平次。

柯南:这个我必须跟一票。

场内。

平次:和叶,你老实跟我说,你没有拿到鬼牌吧?

和叶:怎么可能嘛。哎呀你磨磨唧唧什么,赶快抽一张啊。

平次:你真的没骗我?

和叶:哎呀你好麻烦啊黑鸡,我说没拿到就是没拿到。

平次:好,好嘛......(抽牌,然后自己一个人看)哦——

是鬼牌。

卧了个大槽。

平次:(和叶!你都会骗我了!)

和叶:(表面上和个没事人一样)怎么了平次?没凑成对子吗?

平次:(你继续装,来,继续装?和叶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不行,我不能揭穿她刚刚的谎言,不然大家就都知道鬼牌在我手上了......)啊,对啊......好可惜。

和叶:(还在装)嗯,真的好可惜啊。

平次:(你现在一定在内心偷笑吧!)

下面是博士抽平次的牌。

在平次看来,现在的阿笠博士正在用一种“我已经知道你拿到鬼牌了”的眼神注视着他,让他背后直冒冷汗。但是阿笠博士嘴上又什么都不说,这就让服部更慌了。

他赶紧把牌放在桌子底下洗了又洗,小心翼翼地把鬼牌放在最左边,然后拿上桌子。

博士:嗯,那我就抽了,平次君。

平次:......嗯,请。

博士盯着那几张牌看了半天,没有再说话,不知道是在观察什么,但是很快,他就直接抽走了一张——然而那张并不是鬼牌。

而且还很巧的,凑成了对子。

服部感觉自己的内伤都要被憋出来了。他从来都不是个憋得住性子的人,于是,此时......

Shuffle响了。

骰子又从天而降,落到了四人正中间。

琴酒:看来那个拥有鬼牌的人踩了shuffle啊,我们来看看这次的结果是什么——

伏特加:不变动!

基德&柯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活该

和叶:噗嗤。

平次:沃日??!!这游戏果然在针对我是吧?基德柯南你们别笑,别以为我听不到你们的声音就不知道你们在笑我了!

基德:啦啦啦~

柯南:啦啦啦~

博士:平次君,别太气了嘛,这只是运气不好而已。(早就看出来了)

世良:其实骰子能扔出不变动的那一面也是很厉害.......

平次:......(我能不玩了吗?!)

世良:你要是不想玩的话可以直接认输啊。我们就都可以去休息了。

平次:(那还是算了吧。)

和叶:平次,你好惨。

平次:(他妈的还不是被你害的)

鬼牌继续。

毫无风波的几局下来,阿笠博士第一个成功推出了。

平次觉得转机来了,好像世良看上去并不像阿笠博士那么老奸巨猾,应该不会每次对着他的牌研究分析半天。要是世良抽到了鬼牌就好了。

果不其然,相对于阿笠博士,世良抽牌更多靠的是直觉。她闭上眼睛一抽,抽到哪张是哪张。

但是有的时候直觉是不管用的。

比如现在。

世良:(看牌)是鬼牌哎,那不好意思了大家。

琴酒:Shuffle又来了!

骰子第二次从天而降,在三人面前缓缓滚动着,最终结果是——

伏特加:是和对角线交换!但是因为阿笠博士已经赢了,所以A和C交换就行了,于是......

平次:你妹的!!!

世良:(拍拍他肩)对不住了兄弟。你今天估计比较背。

平次:......

和叶:哈哈哈哈哈

基德: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

柯南:太惨了平次,哈哈哈哈哈我要再笑一会儿

随后世良也马上出局了。现在场上只剩下了两人,平次和和叶。

因为和叶在抽一次牌的时候抽到了平次的鬼牌,所以现在到最后,是平次抽和叶的牌的回合。

和叶:平次......

平次:别再骗我了,我不会再被你骗了。

和叶:平次,鬼牌是左边这张哦。

平次:和叶,我劝你别再费劲心思骗我了,再说了这骗术也太老套了吧?我堂堂关西名侦探怎么会上当呢?

和叶:平次,我是真的觉得你很惨,所以我才告诉你的。信不信随便你。

平次:呵,我还是不会信的。

和叶:虽然我确实不想去那个决赛......哎,平次,我真的不想去那个决赛。

平次:(面对和叶的请求有点脸红)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和叶:虽然我都告诉你哪张是鬼牌了,但是麻烦你能不能就抽左边那张啊。最弱王的衣服也太丑了一点,我一点都不想穿。

平次:呵呵,我不听我不听。

和叶:黑鸡!你怎么这么讨厌!

平次:???(到底是谁讨厌在先啊)

和叶:你居然希望我去穿那个奇丑无比的最弱王的衣服吗!

平次:不是,我没有,我也不想穿而已,但我也不希望你穿......

和叶:(一时间还想抬手揍平次,但是由于是在比赛又缩了回去)那你抽左边那张不就好了吗!

平次:......

琴酒:黑鸡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快点做决定啊。

平次:......

平次凝视着自己面前的两张牌,寻思良久。

和叶:平次!抽左边的牌吧!

平次:好吧。

平次深呼吸一口气,别过头,迅速地从那边抽走了一张牌。

平次:你真的以为我会乖乖抽那张左边的牌吗!和叶你太天真了,我肯定是要选右边的牌啊——我靠,这居然是那张鬼牌?等等,我不是抽错了吧?

伏特加:你没有抽错,这就是右边的牌。

和叶:对不起啦,你就进决赛吧~

平次:和叶,你又算计我!

和叶:你刚刚要是乖乖地抽左边的牌不就没问题了吗?

平次:你,你——(气得说不出话)

基德:我就说我毒奶能中,哈哈哈哈哈哈,早知道该组织大家下注,我俩能赚翻。

柯南:对啊,你咋不早说啊。

和叶:而且,最后这个抽牌说明平次你......你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你心里还想着把我送进决赛!(本来你要是听我的话选了左边,我说不定会心甘情愿替你进决赛......)

柯南:嘿嘿,下次看你怎么跟和叶表白。被讨厌了吧?

平次:(我太难了!)

琴酒:是你太菜。

伏特加:是你太菜。

柯南:是你太菜。

基德:是你太菜。


琴酒:咳咳,我们来说下一组。虽然大家已经知道下一组都有哪些人了。但是作者刚刚说她想再刷一次M23才写,所以我们下周或者下下周继续。

观众:!!!作者你在干什么,找打吗!

作者:(缩进壳里)

观众:那可是赤老师啊!

观众:作者别装死啊!

观众:作者出来挨打!

作者:(小声bb)赤井又怎么样,子弹打不到我嘿嘿。


【赤安】Flipped(21)

前20章看合集。3.3k。梗源A团山组!

Flipped的下一次更新依然遥遥无期。


21.

“听说在今天的大阪,会有一场盛大的天神祭。”


“怎么,贝尔摩德,你居然会对这种祭典有兴趣?”

“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陪你一起去吧,苏格兰。”


贝尔摩德身穿黑色的紧身衣,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正在看刚刚飞机上拿下来的报纸。

“怎么,你觉得美国人就不能对日本的传统活动感兴趣吗?”

“不,我对一般的美国人可没有那么大的偏见。只是对你今天的反常感到好奇罢了。”波本戴着一副黑色的墨镜,身上穿的也是一身黑,行李箱跟着也是黑的,“难得见你会关心这些事情。我以为你可不会在乎吃喝玩乐……”

“说到底,果然还是偏见啊。你对我的刻板印象可真是不得了,”贝尔摩德用手中的报纸卷紧了,然后用它当棒子稍微轻轻拍打了一下波本的肩膀,“不过难得我有兴趣,今晚我们刚到大阪也没事,不如去看看嘛?”

“我倒是没问题......反倒是你,我很想知道你到底想要看什么。”

“随便看看而已。”

贝尔摩德扬起了自己纤细白嫩的手臂,很亲昵地像是要去抚摸波本的脸颊,那只手却马上被波本给打了下去。

这个其实已经五十多岁的老女人看上去却拥有着三十岁的风韵魅力,一举一动都充满着挑拨和诱惑,要是普通男人接到她的邀请肯定早就开心得要飞起来了,哪里管得上这些细节。可是在组织里,谁都知道波本并不喜欢女人.......

“没想到你还这么多管闲事啊。你要是不陪我去,那我一个人好了。”

波本想了一下。

“我也去吧。上一次去祭典,都是好久之前的事了。再去一次也好。”

波本想起了十二岁那年的一个晚上。

烟花,天台,初吻......

他对祭典还残存的印象,好像就只剩那个人带给自己最美好的回忆了。


“没想到莱伊你还真的愿意陪我去啊。实在是太感谢了。”

“这有什么。”莱伊正在擦拭自己的枪,“明天就坐车离开大阪了,今晚反正也没任务。你要是一个人去看祭典了,我一个人待着也没事干。”

“祭典啊,记得以前在长野县,我哥哥可爱带我去祭典上玩了。真是怀念啊。”

“我也很久没去过祭典了。不知道跟十多年前的规模比起来,这一次的是不是会更大一点。”

“报纸上说了,这场祭典的规模将是空前的庞大哦。那一定会很热闹吧?”

“到时候那里也会很挤吧?”莱伊其实不是很喜欢去人多的地方,跟别人摩肩接踵,抬头一望只能看到一堆脑袋在涌动的感觉。

不过话说回来啊,祭典,自己是真的很久没有去过了......到底在祭典上吃过什么玩过什么已经几乎不记得了。

但是上一次自己去祭典,在那个天台上干了什么好事,现在倒是还记得很清楚。


贝尔摩德和波本到的时候,祭典最大的那个入口——北口,已经全是人了。

“来参加祭典的人也太多了吧?”贝尔摩德感觉自己很少见到这么多人被聚集在一起的盛况,“我在美国的电影发布会前走红毯的时候都没见过一下聚集这么多人。”

刚刚在酒店才买了一套和服并换上的她此时就像是同时拥有了大和抚子和乱世佳人的美丽。手上拿着一把小扇子,再拎着一个小香包,把头发盘起来,洒了点和风香水,画了清淡的日式妆容,但长相发色和肤色却还是西方人的模样。

标志,轮廓深,鼻梁挺拔,谁都知道这是位大美人。

再看波本这边。这位长相也很西方的帅哥在酒店换了一套休闲的浴衣,身披羽织,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走在这一位美人的身边,两人一下计程车便吸引了大片的目光。

“那一对好般配啊。”

“都是外国人吧?那个男人和女人都好好看啊。”

“好像还会说日语,我的天,想去和他们合影诶。”

......

“我真是不想被说成和你是一对啊。”

“波本,你还真是不解风情啊,得亏这样的你还能在组织里找到炮Y。”

“你是在讥讽我,贝尔摩德?那我干脆现在回去好了。”

“别啊,既然来了,还是在祭典上逛逛吧。至少吃点什么再回去。那么请问这位土生土长的日本帅哥,你能给我推荐一下这种祭典上都有些什么好吃的吗?”

“嗯,我其实没来过几次祭典,记不清楚了。但肯定是有苹果糖,棉花糖,章鱼丸子 ï¼Œç‚’面......”

“这些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嘛。算了,来都来了,我还是去尝一下吧。”

波本用眼角斜光打量着贝尔摩德。

他其实真的不擅长和贝尔摩德这种老奸巨猾的女人相处。那些听起来总是像调情的对话也只会让他感觉到油腻。

要是这时候莱伊在就好了。


“莱伊,这边怎么人也这么多啊。”

站在南口的两人望着入口处庞大的人群停住了步伐。

“刚刚维持秩序的警察说北口东口那边人都太多了,叫我们来人少一点的南口,可是,我觉得南口的人也是够多啊。”

“我们,要不就别进去了?”

“算了吧,莱伊,我还挺想进去玩玩的。捉金鱼,打气球,还有猜谜那些游戏,感觉都很怀念啊。想玩一下再走。”

“没想到苏格兰你居然这么怀旧。”

“其实还好啦。我们俩衣服都没换,直接穿便服来祭典,本来也不是想认真地逛。我也觉得让你一直陪着我不太好,我们进去看一下就走吧,行吗?”苏格兰笑了笑,“我知道,你其实也想早点回酒店跟波本打个电话。话说,你知道最近波本和贝尔摩德被派到哪里去执行任务了吗?”

“不清楚。他没跟我说过。估计是因为贝尔摩德在旁边吧。”

莱伊老烟枪说着说着又拿出了一根烟还有打火机。

“这是你今天第几根烟了?”

莱伊听完这句话又默默地把烟和打火机收了回去。

“波本之前不是说了吗,你一天只能抽一根。不能多抽。虽然我也不想充当他的角色来监督你,莱伊,但是......抽烟还是少抽为好。”

“......”

“那我们现在开始慢慢排队,等着进去吧。”

其实莱伊不喜欢排队。他一向不喜欢人多拥挤的地方。

但要是波本在就好了。


“天啊,这祭典里的人也太多了吧?我们到底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波本!”

“不是你说你想来我们才来的吗!贝尔摩德!现在我们一时半会儿也出不去啊!”

两人在人海中艰难地迈步,完全丧失了对祭典的兴趣。

这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因为天神祭的名气本来就大,还有之前大阪府的旅游相关部门一直有在全国各地宣传这次前所未有的盛大祭典,所以这次来的人数是真的特别多。

听现场的广播里说,今天至少来了80万人。

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数字,一个打破记录的数字。

贝尔摩德现在后悔得不得了。因为人潮里面太热,她的妆都要花掉了。要是再费力去往前挤的话,保不定妆还会更乱。不能挤却又出不去,实在是很为难。

而反观波本,他只要一进入人群后,也会变成一个不怎么愿意冲撞别人的人,于是今天意外很“矜持”的一对组织搭档,就被困在了往来人潮中无法动弹。


“苏格兰,这里的人也太多了吧?”

“我也觉得......我们跟着人流走,走到最近的出口就走出去吧。说什么来了80万人,天啊,这可是整整80万人啊!全日本,来自各个地方的,八十万人!比如要想在这里找到一张熟面孔似乎都是不可能的事。”

“啊,对啊......”

莱伊仰天叹了一口气。

“而且这里真的好热,我真的不想在这里待了!话说回来,莱伊,你的长头发这么披着不会觉得很热吗?而且就算已经这么热了,你还戴着那顶黑色的针织帽,真的不会觉得脑袋要被烧坏了吗?”

莱伊摸了摸自己的帽子,像是思考了一会,但是依然没有把它摘下来。

“还好吧。”

虽然很热,但是现在就是不想把它摘下来。

莱伊隐隐约约地想着,只要自己不论何时都戴着这顶标志性的帽子,总有那么一个人可以在人群里马上把他认出来。但是可惜,那个人现在不可能在这里。

那他为什么现在还要戴着帽子呢?


人潮还在缓慢地移动着。

说是移动,但又好像没有方向,也不存在一个既定的目的地。

等到脚跟都站麻了,眼睛看花了的时候,也没有把整个祭典走完一半。

但是就是在这样的八十万人里,有两个人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贝尔摩德!你快看那边!”

“苏格兰,你回头看看那边,我没看错吧——”

波本透过人群,在一个高耸的背影里,看见了熟悉的黑色针织帽和长发。

莱伊则是在不经意的一回头之间,看见了身后人群里的一个熟悉的黄发身影。


“莱伊!苏格兰!你怎么在这里!”

“波本?你和贝尔摩德来大阪了?”

在80万人的盛宴里,他们居然遇见了彼此。

第二天的新闻里说,那天到场参加天神祭的,总共有一百万人之多。

但他们还是遇见了。


再也不想去跟着队伍没有目的,没有目标地前行——波本挣扎着挤出人群,往前方跑去。

也许莱伊站的地方并没有光,但是在那一瞬间,那里仿佛便成了波本的灯塔。

被他抱入怀中的那一刻,天上又放起了烟花。

和十三年前的那天一样。

两人在烟花灿烂中接吻。

也和十三年前一样。



贝姐:好啊,见色忘搭档,留我一个人在人海里挤……

苏哥: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贝姐:但是感觉能看见他们现场亲亲还是很值。


显示更多内容